时 间 记 忆
<<  < 2011 - 12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评 论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大学生在公众中形象已跌至20年最低点 
[ 2006-12-9 22:24:00 | By: benke ]
 
在网上,大四女生翟雪经常看到“大学校园内学生私家车太多”、“爱戴避孕套首批免费发放学生”、“北漂失业大学生生存状态”、“大学生实习出现‘混章族’”、“女大学生找工作遭遇尴尬面试”等等“新闻”。她问笔者,为什么现在大学生群体给社会呈现的就是这个形象?而让她更觉糟糕的是,社会上的人都说,“80后”是垮掉的一代。

  最近的一项调查印证了翟雪的忧虑,公众对当代大学生的评价很不理想,绝大多数调查对象认为大学生目前的主要问题是“精神萎靡不振”,认为大学生“学习态度非常好”的比例只有8.5%。 “大学生在公众中的形象已经跌到20年的最低点”是这项调查得出的结论。

  郑铎的家在湖南湘潭的一个小村子,7年前考上湖南大学的场景到现在想起来还令他振奋:哥哥和自己拎着行李在前面昂首挺胸,爸爸妈妈被村里人簇拥着,脸上满是笑。尽管上大学在农村里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事,但是郑铎的大学不一般,“是省城最好的大学”。

  7年过去了,正读研三的郑铎不再为自己是大学生而骄傲。今年11月以后,郑铎参加过的大大小小招聘会加起来有16场,每当看到跟自己一样穿着新西服、梳着偏分头的男生,大冬天还穿西服套裙的女生,拿着厚厚的简历黑压压地挤成一片时,郑铎常常会觉得自己是弱势群体。

  现在他听不得别人过分强调自己的大学生身份,“大学生成了贬义标签,感觉就跟几年前给报社投稿时,被同学笑称‘文学青年’一样”。

  “80后”有时太“独”这让他们显得不那么可爱

  于红艳3年前毕业留校之后成了一名辅导员,现在已经是学院团委书记的她认为现在的学生工作并不好做:“现在的学生太懂事了。”在于红艳那里,“懂事儿”并不是个褒义词。

  她拿前不久刚刚结束的院学生会换届来说明:“换届竞选通知贴出去之后,有好些人主动来找我谈话,要求承担为同学们当‘公仆’的责任,甚至还有同学给我发信诉说自己良好的干部家庭背景,说自己从小就知道怎么当官。打听我家在哪里住的学生也不在少数。”竞选结束后,获胜的“公仆”们请客吃饭,多次邀请于红艳一起去,这些都让于红艳觉得焦虑。

  于红艳认为,“80后的学生比以往任何时候的学生都更了解社会,一些人会游刃有余地按照社会上的一套作风来为自己争取有利的砝码。‘80后’们有的时候显得太‘独’,这让他们显得不那么可爱。”

  刚刚买了房子的罗丽丽是北京一所高校的教师,由于还贷压力,拿到钥匙那天她和丈夫商量决定还是住学校的免费单身公寓,把自己在学校附近的经济适用房简单装修一下租给附近的学生。

  看房的那天,电话里很恭敬的小女生一下子变得挑剔起来:“不是装修过的么,怎么不是木地板啊,现在燃气热水器都很少见了,能换成电的吗?有线电视费能半年一交吗……”罗丽丽解释说:“电热水器太费电,这楼上好多家都使燃气的……”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钱不是问题,关键要安全”。女生表示再考虑考虑。

  还没走出楼道,就听到女生打电话:“老公,我去看了,房子一般,都没铺地板……”罗丽丽哭笑不得,“现在的学生太会享受了,不知道是好是坏”。

  同样是大学教师的伍兰也说:“每当我要请人吃饭,选饭馆时就会去找学生咨询,他们懂得比我多。”

  “现在的孩子比我们那时强多了”

  不过,过伟的父亲并不认同这种说法。

  过伟是山东一所大学电子协会的团长。数学系的他,除了上课之外,经常忙着和社团里的朋友一起组织各种校园活动。

  第一次看到过伟时,他穿着肥大裤腿的牛仔裤,卡其色的棉袄是今年流行的徽章风格,头发触了电般“炸”着,胸前挂着的是最新的炫蓝色Ipodnano。如果只是与他在马路上擦肩而过,笔者怎么也不会认为这家伙会年年都拿奖学金,而且现在正在申请自己设计的多功能花盆的专利。他喜欢周杰伦、南拳妈妈……正在听的是信乐团的《死了都要爱》。

  过伟的学习从来不用家长操心,当财政局局长的爸爸从来没有因为儿子去求人,这让他感到骄傲,但是初中便开始住校的过伟和家人沟通不多。

  他甚至请年轻的同事帮忙申请了一个QQ号,期望能在网上和自己的儿子有很好的沟通。

  “QQ基本没派上用场,我上网的时候总是碰不到他。”后来过伟爸爸才知道,QQ可以隐身,“我在线的时候,过伟肯定都是隐身的”。

  在不久前的一项调查显示,目前大学生和父母的沟通频率持续走低,父母和子女交谈内容缺乏深度和诚意,电话交谈依然停留在“嘘寒问暖”阶段,使得很多家长没有办法了解子女真实的思想状况。

  真正让过伟爸爸认识到儿子的出色,源于他们家在青岛的一处房产。3年前过伟刚到青岛上大学,过伟爸爸便在青岛买了一处两居室。

  这个暑假,留在青岛兼职的过伟自作主张把房子租了出去。他说,“每到暑假青岛租房价格就会涨,很多刚来青岛工作的人都在这个时候租房子。现在房租是每年1.7万元。而三四月的时候,这个房子最多也只能租1.5万元”。

  十一回家,过伟把存有1.7万元的存折交给妈妈的那一刻,过伟爸爸感动极了。“现在的孩子比我们那时候强多了,接触社会是好事啊1

  丑化对改变大学生整体素质没任何帮助

  已经被确定保研的翟雪,现在是系里学生就业信息小组的一员。相对于准备考研和找工作的同学来说,保研的同学时间多、压力小,信息小组主要是为同学在网上搜集就业信息。

  现在每天翟雪都有大量的时间上网。除了在人才网站和各大院校就业板上打探信息之外,翟雪去得最多的就是一个以校友录闻名的网站。初中到大学,她的班级都在这个网站上有自己的校友录。但是每次打开网站首页,各类打着大学生招牌的新闻实在让她气愤。

  “大学生成了一个标签,女大学生成了噱头。”翟雪愤愤不平地说,“今年有490多万的应届毕业生,找工作的同学压力已经够大了,这些网站还为了吸引眼球瞎编乱造,用人单位看了更加会对大学生指手画脚了。”

  翟雪补充说,“现在父母没有办法和我们一起住,很多关于校园的信息他们都是从网上看到的,这样不负责任地过分丑化大学生的新闻,除了让大学生内心浮躁、让父母担心焦虑之外,对于改变大学生整体素质没有任何帮助。
 
 
 
Re:大学生在公众中形象已跌至20
[ 2007-7-16 13:46:00 | By: 新疆 ]
 
新疆现在我们大学生的口碑真的很差..
 
 
 
Re:大学生在公众中形象已跌至20
[ 2006-12-13 22:56:00 | By: maomao ]
 
maomao唉。。。

世道啊。。

风气
 
 
发表评论:
 
浙江博客 浙江博客
浙江博客欢迎您!